抖阴成年

抖阴成年雨后的天空最初是干净的,却也只维持了一两天,转而雾霾又悄无声息的抢占地盘,浮飘在高高的天空。

雾霾与喧嚣,让空气都是浮燥的。

就算京都的天气燥热,也阻挡不住人们出行的热情,到处可见游人如织,大街上车水马龙,交通繁忙。

宋先生带着铁,沿街逛了会,慢慢的踱进首教最有的临渊老茶楼,也不去二楼雅座,而是就在一楼大堂之内,一个临窗的地方寻了个座儿,茶博士上前,得了客人点的茶,转去后堂传话。

临渊茶楼之所以出名,不仅是建筑还保留着百年前的老样子,楼下是大堂儿,二楼形如天井似的,中央空,内投楼栏,站在楼栏上还看到一楼之众相。

楼下雅间与大堂内的桌子椅子等等一律照着以前的样式,虽然有些桌椅因时代之因早已以新换旧,但,布置与规矩仍然保持传统。

茶楼每三日有说书人说书,当天正值三日一次的说书日,说书先生乃是老京腔,六十来岁的人,头发发白,穿着长衫,当时说完一段,茶侍上了茶,他正在喝菜润喉。

大堂里坐的,也是离退休的中老年人,都是爱极了京都传统生活的人,老人们如今无事一身轻,每天散散步,喝喝茶,安享晚年;中年人,一般也没太多生活压力的,能自由安排时间,当然也追求雅道。

宋先生坐下后,铁打横陪坐,那边,说书先生喝了一盏茶,又开讲,茶楼说书,那是一本一本的说,极时说的是《开国伟人风云纪事》某一段,开国风云内容即为龙华建国开国先辈们的丰功伟绩,以及无数先烈们的可歌可洋的感人事迹。

“大江歌罢掉头东,遂密群科济世穷。面壁十年图壁,难酬蹈海亦英雄……”在说书先生抑扬顿挫的声调里,开国第一总理的音容笑貌与高大身影恍然再现,令人仿佛走进了曾经的战火纷飞的年代。

宋先生和铁安静的听书,很快茶博士们提来一只烧着无烟炭的小泥炉,放上水快煮开的茶壶,一套茶具和菜叶。

宋先生没让茶博士帮泡茶,等茶侍们退下,一边听说书一边等水开,当水开了,他亲自泡茶,那行云流水般的动作,说明他也是个老茶道。

麻花辫吊带裙少女娇嫩脸蛋白瓷美肌私房写真图片

龙井茶的清香,慢慢溢开。

茶香袅袅里,宋先生隔着白腾腾的热气望向楼梯,他坐的方向斜对着楼梯的方向,若有人上下楼,只稍稍偏头就能看到人来人往。

从楼下来一个英俊的青年,白衣墨发,面如冠玉,眉目温和,暖如春阳,就算他不笑,看着他的容颜,让人心底也是满腹芳菲。

青年的脚步很轻,从二楼徐徐而下,看他那翩翩风姿,有如春风拂来,彩云天降,凌波微步,步步生莲。

当俊美温暖的青年步下楼梯,说书人正好又讲完了一段,说到“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”。

色如春晓之花般的青年,招手叫过一位茶博士,将手里的厚厚的一扎粉色票子放在茶盘上,低声对茶侍说了一句。

茶侍端了茶托盘,小跑到说书先生边,以明快的语声吆喝:“那边那位公子打赏茶水费一万,想请先生再说一段,先生意下如何?”

正在喝茶的菜客们微微一怔,那位茶客出手真是阔绰呀。

说书先生刚将话本子合上,愕然的望望茶侍,冲站在楼梯边的阳光青年拱拱手:“如此,小老儿恭敬不如从命,不知公子想听某说哪位英雄的故事?”

顾君旭抱拳还一礼:“晚生朋友敬仰前辈们舍生忘死为大义不畏牺牲的英勇忠诚,她说无论是名人还是无名英雄,都值得后辈肃然起敬,请老先生继续接着往下说就好。”

说书先生行一礼,坐下,一边翻话本子,一边等茶。

茶侍将茶客打赏的菜水费放在说书先生桌案,又去照顾客人们。

小顾先生慢悠悠的蹬楼。

茶客们细细的品啜菜水,等着听下一回的说书。

铁看着俊青年下楼又上楼,声音低低的:“先生,他们是什么意思?”

他总感觉那位是故意的,可是,他们先生还没有与那位正式打过照面,那位理应还不知道他们在此,难道是巧合。

“应该就如她说想听书而已。”宋先生又提水冲了一次茶,看着茶叶在茶盏里沉浮,面容平静。

那位的身边没有带鬼使,就连茅山弟子与伏风氏青年出来时也没有带任何鬼使,纯粹是纯逛街,逛累了就来茶楼坐坐,听听书。

铁没再吭声。

茶侍很快送上茶,说书先生慢慢的品茶,说书也是费神的事儿,无论是对语调气息的掌握都是项技术活,说得太多,容易哑嗓子,他说了两场,喉子有些干,需要润润喉。

那边,小顾先生上二楼,走到雅间楼,轻轻的推门而进,雅室内,满满的一屋子小鲜肉,却只有小姑娘一个雌性,真的阳盛阴衰。

小姑娘被帅哥们众星拱月似的拱卫着,看到小顾先生回来,猴哥对着暖男挤眉弄眼:“我听说这里的说书先生性子冷傲,一般是不会接受加场的,小顾先生一出马,他毫不迟疑的就应了,这个看脸的年代啊,我好忧伤。”

“呀,猴哥妒忌了咩?早知道刚才让你去好了,若不行,小顾先生再出马。”

“下次让猴哥出手。”

叶小美人和陈小帅哥们笑着打趣猴哥。

大家的矛头一致对准自己,好汉难架四手,猴哥笑嘻嘻的抱头不语。

小顾先生坐回原位,优雅的取水洗茶盏,准备另泡茶。

他们当把另泡上一巡茶,楼下,说书先生也歇过气儿,温书了要说的故事一遍,站起来理理长衫,轻敲一记桌面,在激昂的“断头今日意如何,创业艰难百战多。此去泉台招旧部,旌旗十万斩阎罗。”七律诗里,开讲开国陈大将军的一段英雄故事。

宋先生品着茶,听着那抑扬顿挫的说辞,和时不时响起的热烈响声,眼底阴晦难晦。

听到一半,他忽的动了动侧眸望向窗外,一只鬼使趴在窗沿,急急的汇报信息:“大人,那个杀神来了!”

那人来了?

宋先生的眸子微微一沉,冲鬼使轻轻点头,表示知道了。

鬼使如赦大令,飞也似的远壁,那人杀气太浓,有他在的地方,鬼使与异生物们都不敢冒头,就算他是鬼使,也一样抵挡不住那人的煞杀凶气。

铁也听到了鬼使的话,心底愕然,那人怎么也来了?

主仆两人皆不动声色的喝茶,一边悄悄的关注门口。

很快,一片阴影投进菜楼,三位俊美的青年悄然而现,中间那位一身蓝衬衣,丰神玉朗,光彩照人,就算收敛了气息,那身冷峻的气势也那般的强烈,强得他一出现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,就好像他是一轮太阳,到那里都是那样的耀眼。

俊美如神,冷峻如霜的蓝衣青年左边的人戴着眼镜的儒雅斯文,右边的人阳光帅气,桃花小眼精光灼灼。

三人风彩盎然,风流俊朗,刹时,如一束阳光照临大堂,令整个地地方骤然明亮了起来。

“!”宋先生在观及三青年时,瞳孔骤然收缩,那人的气运……

怎么可能?!

他怎么也没想到,再一个多月不见,那人的气运竟然变得如此浓烈强盛,强盛得让人……绝望!

宋先生端着茶盏的手一抖,茶水溢了出来,热烫的茶水洒在手上,他却浑身不知,心中的情绪在翻江倒海。

那样的气运真的让人绝望,那气运该是积攒了多少的功德,该是做了何等感天动地的善事,从而得以如此兴旺?

那般浓厚的气运,比之大汗比之少主,强了不知多少倍,其至,就算是现任元首的气运也远不及他。

那样的气运,众望所归,若不用非常手段,只怕是他们拍马也追不上,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翻云覆雨,看着他站在巅峰叱咤风云。

宋先生的瞳孔一缩再缩,直到手上传来灼感,他才猛然低头,看到自己烫得发红的手背,一言不发的抖水珠,唇,抿得死紧,原本,他们还想慢慢谋划,如今,只能放心去博。

不能不博,若坐容这人发展,他们将再无机会。

与其坐等,不如放手一博。

宋先生垂下眼,掩住了眼底深幽。

说书先生也被三位来客强大的气场震得呆了呆,再之掩去震惊,仍然慷慨陈辞,说陈大将的丰功伟绩。

茶侍本来想去问客人的,看到戴眼镜的书生气质的青年对他们做了个摆手的手势,阻此他们询问,他们也就踏踏实实的做自己的事。

冷面神和医生、徐参飞快的巡视大堂一眼,也没有惊挠大家,放脚脚步,不紧不慢的上楼。

到二楼,三人到达小闺女和小鲜肉所在的雅间,敲了敲门,当陈小帅哥打开门,三人从容进雅室。

坏人!

听到敲门响,曲七月还以为是茶侍们,当看大叔们的面孔,气乎乎的拉下脸,她就是出来逛个街,大叔们也要跟踪换来截胡,讨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