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阴ios破解版

鄣乐公主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层层乌云密布在白阳山上空,隐隐雷霆不断从众人头顶掠过,丝丝电光在云层中翻滚,平地里有旋风卷了起来,带着浓烈的水腥气直冲高空。裂天剑宗门下众多门人弟子全部躲进了各处宫殿楼阁、各处闭关的洞府山窟里,不敢有人冒头。

秦血吻闭关,上官雨虹闭关,上次和勿乞发生冲突的裂天剑宗诸位长老,除了燕蠡黑着一张脸出面迎接,其他所有长老都闭了死关不出。

兴致勃勃的陪着勿乞来裂天剑宗,准备狠狠的欺辱一通秦血吻等长老给勿乞出气的鄣乐公主大失所望,原本阳光灿烂的心情骤然变得阴云密布,她背后五色神光搅成了一团乱糟糟的混沌光晕,白阳山当即被乌云笼罩。

双眸中有丝丝五色光华闪烁,鄣乐公主死死的盯着脸色发黑的燕蠡厉声喝道:“三王兄,秦血吻、上官雨虹他们是真的闭关了?三十年内不要叫本宫在蓟都附近见到他们,否则,哼!”

听了鄣乐公主的话,燕蠡不由得勃然大怒,他大声喝道:“紫嫙,这里是裂天剑宗,休要在这里放肆!”

八条惨厉的阴气冲天而起,满天都是鬼啸声绵绵不绝。鄣乐公主身边的八位鬼仙双眸透出森森红光,齐齐上前一步,庞大的神念死死的锁定了燕蠡。其中一位鬼仙阴恻恻的喝道:“对公主不敬,死!”伴随着这好似从九幽地狱发出的鬼啸声,八条朦朦胧脆扭曲的灰白色剑光从鬼仙体内射出,带着大片的鬼火磷光就要朝燕蠡当头劈下。

和燕蠡一起出门迎接鄣乐公主的,还有裂天剑宗当代掌门聂白虹。

眼看鄣乐公主身边的鬼仙护卫对燕蠡悍然下了杀手,聂白虹扭过身体转身就走,避开了能有多远就有多远。他远远的看着八条灰白色剑光杀向燕蠡,脸上笑吟吟的,尽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之情。

卢乘风等人全傻眼了,燕蠡是燕齐君第三子,也是鄣乐公主嫡亲的三哥,她说杀就杀啊?

幸好还有一个勿乞头脑清醒一点,他一把抓住了鄣乐公主叫道:

“万万不可,燕蠡长老是裂天剑宗太上长老,万万杀不得。砍掉几条胳膊腿的也就罢了,杀是杀不得的。公主,他是你三哥,你杀了他,无论是太子还是陛下那边,你都不好交代。这几位鬼仙护卫陛下刚刚送给你,要是就这么收了回去,可是不妙啊!”

鄣乐公主一听,急忙大叫了一声:“回来!”

台湾嗲嗲女头戴蝴蝶结可爱清纯

几个鬼仙眸子里血光一敛,八条剑光急忙朝后退却。大惊失色的燕蠡已经喷出了剑光和鬼仙们相持,几条剑光只是略微一碰,燕蠡的金色剑光已经被压制得光芒黯淡,鬼仙们的剑光上更不知道有什么古怪,一抹灰白色的阴气侵入了燕蠡的剑光,玷污了燕蠡的飞剑本体,让燕蠡原本金光灿烂的飞剑蒙上了一层灰白气息,威势当即大弱。

等鄣乐公主下令召回鬼仙时,燕蠡的飞剑差点就坠地化为一片废铁。忙不迭的召回了剑光,燕蠡气得脸色发白的瞪着鄣乐公主怒道:

“好,好,紫嫙,你,你!”燕蠡的嘴唇哆嗦着,看样子是想要说几句狠话,但是却没勇气说出口来,他气急败坏的跺了跺脚,转身就化为一道狂风遁入了白阳山深处。

‘哇’的一声,燕蠡所化的狂风中吐出了一道血箭。裂天剑宗的修炼者,全部修为都在一柄飞剑上,本命飞剑受损,就等同于元神受到重创,燕蠡只是吐了一口血,已经是他修为深湛的缘故了。

眼看燕蠡吃瘪被鄣乐公主气走,聂白虹这才笑呵呵的带着几个心腹长老和门人迎了上来,彬彬有礼的向鄣乐公主行礼问候。

没能教刮到秦血吻和上官雨虹给勿乞出气的鄣乐公主心情很是不好,她撇着小嘴看了聂白虹一眼,冷声道:“罢了,白虹侄儿不用多礼。勿乞是本宫好友,虽然是拜你为师、你可不能在他面前摆师尊架子,他在裂天剑宗不管做什么,白虹侄儿你都多担待一些。”

一句‘白虹侄儿’呛得聂白虹面皮发绿,差点一口心血吐了出来。可是不管怎样,他名义上是燕蠡的儿子,从辈分上而言,鄣乐公主的的确确是他的姑姑,这句侄儿的称呼,一点儿砒漏都没有。

脸色发绿的聂白虹看了一眼勿乞,勿乞的脸色也是一阵阵的青红不定极其难看。两人相互看了一眼,同时重重的吐了一口气。聂白虹干笑道:“公主所言,本宗知晓了。勿乞虽然拜本宗为师,本宗绝对不以门规和辈分这些俗礼拘束他就是。今日既然是燕乐公入我裂天剑宗,他要修习的是本门秘传的‘补天阵诀’还请去后山一行,请燕乐公拜过祖师仙人才是。”

将大群护卫留在了裂天剑宗前山让剑宗弟子们好生招待,勿乞一行数十人,则是陪同卢乘风往后山‘剑由心生’洞府行去。

上次勿乞是被聂药女施展法术神通,以云头带去的后山主峰,这一次因为鄣乐公主在场,谁敢在她面前耍弄神通手段?一行人只能顺着盘山小道一路前行,一边欣赏路土风景,一边赶赴主峰。

虽然不能用法术赶路,一行人修为最弱的张虎、胡威也是后天巅峰的实力,行走的速度很快,也就短短半个时辰,一行人就到了后山悬崖之下。到了这里,随行的护卫全部留在了主峰悬崖下,鄣乐公主兴致勃勃的招来了大片水云狂风,伴随着雷鸣电闪,将勿乞、卢乘风、聂白虹带上了悬崖。

说起来,勿乞也都诧异于鄣乐公主究竟在她母亲那里继承了什么力量,她背后的五色神光一旦运动,就能搅得四周五行灵气大乱,随着她的心情变化,四周天象都会随之变异:别的金丹人仙驾云,就是本本分分的一团云头,可是她招来的云团,却是电闪雷鸣不断,还有倾盆大雨呼啸而下,这威势太吓人了。

这才是金丹修为,就有这样的神通,如果鄣乐公主的修为再提升一些,岂不是她的心情变化,就能影响方圆数万里的天象?这等神通巨力,简直是骇人听闻。传说中的神灵,也才这样的神通吧?

狂风卷着乌云,雷霆伴随着闪电,方圆数十亩的乌云卷着众人飞上了悬崖,来到了剑由心生洞府门前的平台上。乌云刚刚飞到平台上数丈高度,几声雷霆响起,数十道闪电呼啸而下,平台上那些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古松,‘咔嚓嚓,就被闪电劈成了灰烬。

正坐在古松下调息的聂药女诧然睁开眼,呆呆的看着乌云上站着的鄣乐公主。

章乐公主俏脸一红,尴尬的收起了神通法力。一时间风轻云淡,数十道雷霆从急速消散的云团中再次狠狠的劈下,在平台上又劈开了数十个直径丈许深有数尺的大坑后,乌云才终于全部消散开。

聂药女的嘴唇哆嗦了好一阵子,过了许久她才干笑道:“公主是来拆裂天剑宗基业的么?”

鄣乐公主和燕蠡极其不对劲,但是和聂药女的关系似乎很好。她吐了吐舌头,少有的表现出了少女应有的活泼姿态,蹦蹦跳跳的到了聂药女身边,忙不迭的给聂药女捶打肩膀,帮她在后心按了又按的顺气。

“哎呀,药女姐姐不要生气了。几颗破松树罢了,你要多少,去鄣乐苑自己挖就是。紫嫙只是刚刚结成金丹,想要试试腾云驾雾的本领,谁知道会这样呢?”

看了看几乎变成破烂场的平台,聂药女面皮板了板,无可奈何的长叹了一声:“公主千万不要在蓟都驾云,以公主的云头,这一通雷劈下去,大燕朝的公子王孙会被劈死多少?”

不说这话还好,鄣乐公主听了聂药女的感慨,突然醒悟道:“药女姐姐说得是啊?以后蓟都城内谁还敢招惹本宫,就直接去他家祖宅驾起云头就是了。还省得本宫调兵进城杀人,还要浪费军饷赏银。”

听了鄣乐公主的话,勿乞只是连连摇头。

卢乘风很怜悯的看了勿乞一眼,轻声在勿乞耳边说道:“若是能嫁给鄣乐公主,你在大燕朝内,就真的无人敢惹了。

好好考虑吧,我觉得你很有希望。”

勿乞恨不得一把掐死卢乘风,聂药女正好向这边招了招手:“是燕乐公乘风么?今日你来得正好,补天阵诀空置了这么多年,也该有个衣钵传人了。只是,燕乐公既然是本宗的传人,那么……”

聂药女欲言又止,卢乘风从勿乞这里听转述的关于聂药女的故事后,已经明白了其中的玄虚。他急忙上前几步,朝聂药女行了一个大礼:“乘风不是欺师灭祖之人。师门有令,乘风自然谨遵师命。乘风此言,可以对天发誓,若是师门有用得到乘风之处,乘风哪怕肝脑涂地,不敢有违师门之令。”

卢乘风的誓言让聂药女很是满意,她连连点头叫好,当即起身,带着众人绕开了被雷霆在地上劈开的坑洞,走向了剑由心生洞府。在距离洞府门前十丈距离开始,聂药女就不断的掐诀打出一道道灵光。勿乞眯着眼睛,紧紧的盯着聂药女的一举一动,所有打开阵法禁制的手诀,都被他牢牢记在心里。

聂药女破开阵法禁制的手印,全部在盗得经内有记载,看了聂药女一番动作,勿乞对剑由心生洞府的所有防御禁制,已经是洞察于心,没有丝毫的不解之处。

一路破开重重禁制,一行人终于进了裂天剑宗核心腹地剑由心生洞。抖阴ios破解版